Mid Station

上帝给我写信


今年春天,没人与我写信。
除了上帝每天寄来一些云朵
这些遥远的信件,总是字体很大
塞满老套的关心:嘱托我
好好做一个动物,与狗为善
准点觅食,日落而息。必要时
可以偷窃,做梦,寻找爱情
勤劳地组织奇妙的一生
我每一天都认真拆信
认真地执行嘱托
诚恳地使用我的双手和大腿
童年起我就这样信任上帝
好像一匹套了麻袋的小马驹
忠于生存的直觉。
每个黄昏经过一座广场
我都想给上帝回信:我很好
偶尔失落,但生活幸福,从不消失
身体茁壮。太阳强烈时
我将勇于奉献,而不怯于领受
我必须告诉上帝我很好
和那些破碎的人一样好
和那些消失的人一样好
和戴上手铐的人一样好
和因爱获刑的人一样好
每个黄昏经过广场我都这样想:
上帝,请你看见我
请你看见我们。
每个黄昏,我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
就是写给上帝的回信
by 柿柿